2021年5月8日 星期六

的士奇遇記

 作病

因本星期異常忙碌,筆者星期二開始作病,上完上午的課後,撐至2時多,還有很多事項未做完,但已沒有氣力及頭暈,又不斷流鼻水及開始喉嚨痛。在疫症及流感高峰期,筆者不希望傳播病毒,所以決定暫且擱下工作,希望即回家休息,及早康復。於是,筆者甫出校門,見的士站剛巧停泊著一輛的士,慶幸救星到,即二話不說上車。

乘搭的士
可是,世事往往就是不似預期。偏偏再最暈陀陀,最想歸家時,遇到一個完全不懂路的老伯伯司機! (暈了!)

一上到車,如常跟司機說出目的地。老伯伯第一句即說自己不熟路,叫我帶路。我再跟他說主要路口的名稱,他說不懂(沙咀道都不懂,無言)。然後,他說我要去的地方很遠。
我問司機:荃灣去荃灣很遠嗎?(7分鐘車程都很遠?)
司機回答:荃灣很大,很多路,很難駕駛的。
我:既然你不懂路,司機伯伯,那我下車好嗎?
司機:那又不用,你告訴我怎樣走便行了。

說罷,開車。

一開車,老伯伯司機不斷重覆,你要告訴我怎樣走,你記得提我,然後無限重覆以上說話。

接著又問:你做老師嗎?(因他見到我從學校走出來)
我:是呀。
司機:做老師很叻呀!
我:不是不是。
司機:荃灣的路我不熟,若你去尖沙咀,半島酒店那些地方就容易。怎樣走?

學車師傅上身
乘搭的士的原因是因為不舒服,但坐上的士,比沒搭還要費神。如果我不是病病地,我真的不介意跟他聊天,但他同時又不懂路,又不斷好像佛陀唸詩般喃喃地重覆怎去怎去怎去。我突然深吸呼吸,然後忘記了自己的不適,挺起胸膛,傾前身子(本是依靠著椅背),非常認真,像教車師傅上身般,每一個燈位,每一個分岔路我也一一跟他說出來,而且全程保持警覺,提起12分精神。另一邊廂,伯伯以龜速行駛,時速估計低於50km/hr,幸好當時是非繁忙時間,道上車子不多,在道路上,與其他車子相映成趣。

如是者,筆者本來wing 下wing 下,為了到達目的地,我異常認真及專注帶路,最終成功到達目的地。到達後,司機繼續喃喃地說不懂路之類。筆者本著敬老的心,儘管車時長了、車費貴了及耗盡精神,也不跟他說甚麼,畢竟他年事已高(目測70歲以上),算了吧!能安全及順利回家,真好。

此外,筆者驚覺自己原來可以在病病地的時候也可以這麼有路感。全程是我教他怎樣走的,沒有開GPS,沒有用電話地圖,就是望著兩邊路上跟他說。我覺得自己很犀利!對筆者來說,十分震撼:因為我從來也不覺得自己懂得車路,我一直也覺得自己是路痴,平日在鬧市上也會走到不知自己在哪兒,常常迷路。直至遇上一個完全不懂路的司機時,原來我可以發揮小宇宙,能夠變得熟悉路面車路。一直以來,筆者的認路系統長期處在關閉狀態,但原來遇到退無可退或危機時,便會迫著自己清醒及認真過來,哪怕在作病時。

做司機 VS 做乘客
來到第二個問題,其實筆者多年前曾考車牌,當時報考的是「棍van」,考牌當天倒霉地遇著黃雨,全身濕透,傍陀大雨致看不清路面,被考官大喝,差點引致交通意外,結果當然時不堪回首。自此便算了!其實我一直對駕車都沒有很大興趣,但有時覺得,其實都應該考一個車牌,因為這是一種技能,有需要時可以發揮這種技能。相信考自動波私家車應該會比較易。

直至遇上完全不懂路的司機,我能帶路,點出左右方向,全是因為學過車,都擁有駕車基本常識。

開車時,沿路直上其實是沒有太多技巧,轉彎也okay。其實筆者覺得駕車最難是泊車,非常弱,而且筆者覺得自己沒有很強的角度感。第二是,左踩剎車,右踏車門,我不知會否有天倒轉,釀成交通意外便大件事。

筆者一方面都希望想考到車牌,另一方面又不想導致交通意外,做乘客的確省卻了很多麻煩。

考還是不考呢?每一段時間又浮出來了,一年又一年!

8 則留言:

  1. 咁叻,同真正路痴相距好遠呢。😁
    有個說法是:女人揸車遇到後面有車響horn會好"騰雞"地驚阻住別人。男人遇到同樣情況會完全不加理睬因為他們認為係催促別人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叻就唔會在鬧市中唔知自己在哪裡。🤣🤣🤣
      哈哈,謝分享。
      在香港生活,若不是住得太偏遠,其實就沒有揸車的必要,因為香港交通方便,其次是駕車成本很高。

      刪除
  2. 你已經好叻,如果再考多次車,一定會成功。

    我才是真正白痴,機器白痴、路痴。
    學車時,中途被老師轟了下車。
    他說該堂不收費,還勸我以後都不要害人。😔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好多男人都會覺得女人冇乜路感,揸車技術又差d,我都想證實不一定,但用自身經歷證實唔到🙈🙈🙈。

      刪除
  3. 哈哈,我都遇過這些經歷,仲要係考試,暈低😥
    加油,祝你早日考車成功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我諗我都會再考,但考完都未必會揸車。🤣😅😆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教師課後言論會受監察, 請小心

    回覆刪除